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推荐 >
  资讯. 展览. 交流. 研究. 评论. 维权. 视频.  
理论研究
  • 专题论坛

    胡献雅艺术教育思想研究

    来源:    发表时间:2013-7-23 11:51:07

     

    胡献雅艺术教育思想研究

    □张甘霖

        摘要:胡献雅先生是近现代中国陶瓷绘画教学的开创者,也是江西现代中国画教学的主要奠基人。将陶瓷与国画融合是其教育思想的精髓,是其一生艺术教育获得和创作实践的结晶,是其典范人格和民族人文精神的集中体现。本文拟就胡献雅先生的艺术教育思想和艺术教育特色等进行研讨,从而审视其对中国现代艺术教育与陶瓷教育的特殊贡献。

     

        关键词:胡献雅艺术教育思想 

        胡献雅先生(1902-1996)系著名的国画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诗人,他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毕业于上海美专,与著名画家张大千、张书旂、傅抱石、陈树人、柳谷子等常相过从,切磋画艺。 1932年,他的山水、花卉画参加加拿大万国博览会获得金奖;同年在上海出版《胡献雅画集》;1933年受聘于国立中正大学美术名誉教授,抗日战争时期创办了江西省第一所艺术专科学校—立凤艺专,其作品曾被英国首相邱吉尔收藏。建国后于1958年参与景德镇陶瓷美术学院美术专业教育的建立,长期担任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教授。并任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江西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江西省文史馆名誉馆长等职。其艺术教育思想在江西近现代美术教育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并且贯穿美术教育人才培养和新中国陶瓷艺术教育人才的培养的两大过程,影响幅度之广,一直延续至今。本文试图就其艺术教育思想的形成历程与艺术教育思想的内涵、艺术教育思想的影响展开深入的研究。

     

    一、胡献雅先生的艺术教育思想

     

        论及胡献雅先生艺术教育思想形成经历与他初期受业教育背景紧密相关。胡献雅先生1923-1925年就读于上海美专,适逢著名美术教育家刘海粟任该校校长。该校设立六科:中国画科、西洋画科、工艺图案科、雕塑、高等师范科、初级师范科。办校的教育理念贯穿于所有的专业学习之中:一、我们要发展东方固有的艺术,研究西方艺术的蕴奥;二、我们要在残酷无情、干燥枯寂的社会中,尽宣传艺术的现任,并谋中华艺术的复兴。三、我们原没有什么学问,我们却自信有研究和宣传的诚心。从后来胡献雅先生的艺术经历来看,我们能得知他也正是遵循着这种理念在身体力行着。当时胡献雅就读于中国画科,师从诸闻韵、许醉侯、潘天寿几位老师学习中国画,攻花鸟、山水。当时潘天寿先生十分醉心于八大山人的艺术,得知胡献雅为南昌人,又在青云谱观赏揣摩过八大山人的绘画,时常与胡献雅谈论八大,谈风兴趣十分浓烈。在潘先生的影响下,胡献雅逐步开始对八大、徐渭、石涛、吴昌硕等人艺术的学习,尤其致力于写意的研究,并和同学们一起发起组织国画研究会,共同研究民族绘画传统。“个山花鸟奇天下,山水高标合并传,发演倪黄出新意,雅驯跌宕笔生烟”。他于三十年代出任第一届中华全国美术协会理事,在南京、上海等地多次举办展览。

        在四十年代他在江西成立了立凤艺专。新式美术学校是中国美术界知识分子面对西方艺术交流的碰撞中产生的。早在1924年江西省警察厅因几张人体素描查封了上海美专毕业生饶桂举的展览,并把刘海粟、江小鹗称之为“画妖”、“孽徒”。现代美术教育是现代教育的组成部分,它把传授知识技能视为一种社会事业。立凤艺专成立在江西泰和,当时中央大学、浙江大学都迁移与此,一时间各种学校林立。立凤艺专以美术为特色,胡献雅先生任校长和国画系教授。它建立后成为了江西引入现代美术的中心,一时间美术学子趋之若鹜。现代江西美术教育与新式美术学校是共命运的。胡献雅先生倡导“以德育人,德才兼备”教育理念,在立凤艺专与其它教师同心协力,以“振兴赣地文化,培养美术人才”为教育职责,以“细心研究,大胆创新”为宗旨,培养了新中国第一批成长起来的艺术教育人才。胡献雅先生诗词也为当时作了见证:“挑砖运石不辞艰,荹屋新成八九间。菜地并花园尽利,课堂兼膳屋无闲,亦知安拙非时当,且觉崇居异世艰。学行一堂相砥砺,相期大德不逾闲。”在教学方法上,他身体力行,十分注重培养国画人才的综合素质,授课中倾入对诗文、书法、画论、画学等方面学识的打造。对古人关于中国画方面的技法、理论进行全面的整理,尤其是对八大山人笔墨技巧的学习心得和阐释,纳入教学当中,丰富和完善了中国画教学体系,向学科化、理论化发展。“形神熟玩心裁异,得失俱忘笔意雄,两者都全原可画,死生还在识机中”,他说讲的“识机”就是对笔墨的学习和掌握的程度。并且胡献雅先生在教学过程中十分重视写生的作用,鼓励学生走出校门,感受自然的造型之精华,化为自己创作的素材。他谈到:作画伊始,凝视纸上,要画的鸟就是在纸上飞,要画的鱼就是在纸上游,此刻我们就要识机捕捉,运用笔墨把它再现出来。但是,这种情景实际不在纸上,而是在脑子里,是平时观察积累、烂熟于心的结果。脑子里没有积累,冥思苦想也想不出,更画不出。形象首先要到生活中去捕捉。每年荷花盛开时,或是菊花展览时候,他都要前去观察写生。在教学过程中,他善于因材施教,让学生处于主动地位,自觉苦练、学有所成,独立探索。当时的立凤艺专校工吴振邦一心求艺,经胡先生认定他是“可造之才”,于是免其学杂费,供其寝食,使其步入画坛,成为今后的江西省八大山人纪念馆馆长。胡献雅先生信奉身教重于言传,面向江西网络名师,诚聘当时江西画坛名家梁邦楚、燕鸣、余塞、康庄、余心乐、齐宪模、胡江非、张孟纶等来任教,形成了强大的江西书画教学与创作阵容。“画风世界叹纷纭,标格中华独出群”。正是因为胡献雅先生勤恳办学、开阔的胸襟,以及他对中国画教学的锲而不舍,使他名满艺林,为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美术人才,学生遍布海内外,不少弟子已成为国内外艺坛名家。

     

    二、胡献雅先生艺术教育特色

     

        江西的文化艺术教育中比较突出的是陶瓷文化,早在1909年在江西鄱阳创办的中国陶业学堂就采用新式教育。这所学校几经辗转,后来迁至瓷都景德镇,为建国后成立新式的陶瓷学校打下了基础。建国初期,在党的领导下,新中国美术教育队伍干劲十足,各美术院校广收人才,并开始完善教学体制。江西省政府与景德镇政府都十分关心陶瓷艺术教育的兴办,1958年6月28日江西省人民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设立景德镇陶瓷学院的决议。胡献雅先生也随及被请到陶瓷学院美术系担任教授,并兼任国画教研组组长,深得师生爱戴。在教学思想、方法和制度方面大体继承了上海美专与立凤艺专的各自的特色。在艺术思想上,胡献雅完全接受解放区的传统,重视美术普及工作与群众的观点。后来他的诗中“祖国文明新建树,精神食粮正是需,转移习俗群情切,高尚情操赖灌输”亦表明此时的心境。

        传统的陶瓷艺术教育方式是师徒传授,师徒关系以传统人际关系为准则,加上相当封闭的艺术生产方式,就使得以师承联系起来的艺术群体和个体具有保守、因袭的特征,整个陶瓷创作群体素质不高,严重的遏制了陶瓷艺术的革新和艺术家们的创造力。景德镇陶瓷学院创业之初设计的现代陶瓷艺术教育是现代教育的组成部分,它把传授陶瓷知识技能视为一种社会事业,这就从根本上动摇了传统陶瓷行业从属性、封闭性的宗法师徒关系。与此同时,陶瓷美术系成立的陶瓷彩绘专业,注重陶瓷器形画面学习,画面因工具、颜料、工序、风格的不同而分为秞上粉彩、古彩、新彩、贴花、印花和秞下青花、窑彩之分。在题材上则有各种不同的风格的人物、山水、花鸟、翎毛、草虫、走兽、肖像等。国画、图案、素描、水彩、书法、制图学、色彩学、解剖学等就成为该专业的基础主干课。胡献雅先生在国画授课时率先实行中国画分科教学,倡导书法和诗词文化的素养学习,强调中国画与陶瓷结合的特色等等,促进了中国画与陶瓷绘画教学向科学化、规范化方向发展。胡献雅先生在长达60年的艺术教学实践中,把民族传统艺术精神与现代陶瓷教育体系结合起来,对国画与陶瓷的相互影响、风格的形成与流变、地域与时代艺术的关系等方面做了审慎细致的研究,提出了中国画与陶瓷融合的教学主张,首创陶瓷与国画教学体系,形成了独特的景德镇陶瓷学院艺术教学体系,准确地把握了当时中国画和陶瓷艺术教育现代化的前进方向。“案头清供鲤鱼盘,画饰粗疏最耐看,技巧偶移宣纸上,民间风格出奇观。”陶瓷美学家邓白先生评价胡献雅先生:他运用国画艺术,为陶瓷装饰增添了无限光彩。胡献雅先生使国画与陶瓷这两朵传统艺术的奇葩,更加相得益彰。胡献雅先生热衷于彩绘艺术,用他熟练的国画技巧,绘制了大量精美的彩瓷,为瓷器装饰进一步提高,起着促进作用。他所画的红柿瓶、葡萄六角瓶、红梅盘、青花山水盘等等,笔墨生动,色彩鲜明,与器物造型结合得十分妥帖。

        他在国画教学上理出“勤学苦练,循序致精,丰富画外修养,虚心请益”的学院派写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并且他主张对西方美术借鉴,在研习中国绘画技法理论之时,适当吸收西方现代艺术经典理论的学院派理性化教育。他所作的诗中谈到:“白描简笔各精工,讬意抒情异曲同,时代精神凭焕发,继承传统树新风。”他此时创作的花鸟鱼虫、山川风景,笔墨焕然一新,洋溢着勃勃生机。1959年他创作的《千船万舶送公粮》即体现了此时刻的心情。此时他在国画教学中,在山水、花鸟课有所精研。同时也注重书法、诗词的教学。在山水课程教授中,一开始学习树石的皴法,胡老身体力行,为学生现场示范表演,同时结合诗词来讲述山水意境的塑造。如何使山水画提升意境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画外之功,画画必须加强文学修养。在书法课程的传授中,重视学生自己的兴趣,寻找适合的字体风格进行钻研,还要靠“写尽三缸水”的硬功夫,书法要多练、多写、多理解。“拱笔谢园丁,殷勤供画稿”。光在1960年他就坚持创作37件作品,其中花鸟28件,山水9件。还为人民大会堂江西厅绘制巨幅国画作品。文革中,胡老也受到冲击,受尽了种种迫害。下放到荒僻的山沟里,仍然淡然处之,“与造物游”,野花杂草,山鸟溪鱼,风光树色,随处留心观察,心摹识记,收入素材,始终没有停止过研究和探索。打到四人帮之后,学院恢复他的职称,他虽然已经七十七岁,但心情舒畅,积极性很高,重新回到课堂,不顾年迈体弱,还是坚持上课,不论在骄阳似火的盛夏,还是寒风凛凛的隆冬,都亲自带领学生深入农村写生,他既教学生,又教先生,每当青年教师上课时,他都主动下班辅导和示范,帮助了年轻老师,提高了教学质量,把自己几十年宝贵的艺术教学经验贡献给培养新生力量的工作中。 1984年中国美协、江西省文化厅、江西美协、景德镇陶瓷学院联合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胡献雅个人画展。1988年日本奈良市为胡献雅举办个展,日本《朝日新闻》评介胡老作品:“笔势强健、雄浑凝重,实中国画坛巨匠,乃中国之人间国宝。”他的作品也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并为中国美术馆、全国文史馆、军事博物馆、毛主席纪念堂等处所珍藏。胡老的字画遍布全国、誉满艺林。京西宾馆、北京饭店、江西宾馆、八大山人纪念馆,都悬挂着他的力作;庐山、黄鹤楼、三峡、滕王阁、西安碑林等名山胜地,都有胡老的墨迹。

        胡献雅先生艺术思想的形成,与他的学术修养、人格品行、美学思想直接有关。他一生从事艺术教育,致力于艺术创作人才的培养上。“精纯之美育,所以陶养吾人之感情,使有高尚纯粹之习惯。”胡献雅先生艺术教育的意义和价值是由立德、立身、立言、立功的全面成功所体现的,他在艺术思想、教育思想、艺术创作三个方面都有体系构筑的不朽功绩。在掌握和比较中西两种艺术语言和艺术思想后,胡献雅先生更加坚定地确认了本土文化的艺术价值,这种确认是以准确而本质地理解中国哲学传统和文化系统为基础的。因此,胡献雅先生不同于一般中国画家而显示出宽博、深厚的学养,他以超人的睿智将其融通为一种人生能量,从而化为自己的阐释语言进行创造性的诠释,同时也建构他的人生观、世界观、以及艺术思想、教育思想、艺术创作体系。所以胡献雅先生是中国本土意义上的文化、艺术、陶瓷融合的通悟者。他的艺术思想充满着素朴的光彩,论艺诗词精辟而深刻。他竭力倡导对真、善、美、慧的认知和实践,把艺术引向了广阔的自然和人生。他注重不羁于超越于显示的更高人文理想的确立,从而揭示了艺术终极关怀的应在层境。

     

    (作者系景德镇陶瓷学院副教授)

    本网站由江西省美术家协会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八一大道371号,邮编:330000
    邮箱:1275999252@qq.com 网址:http://www.jxsms.org.cn 备案编号:赣ICP备13003510号